關于高質量發展的5個問題 請看5位央企負責人的同題答卷

發布時間:2019-11-06 13:00    來源:國資小新
 

關鍵詞:高質量發展 央企負責人

摘要: 當前,中國經濟正處于從高速增長向高質量發展邁進的關鍵階段,山東新舊動能轉換也進入加速期,作為主力軍的國企,尤其是傳統國企,該怎樣應對新挑戰,實現高質量發展?

  當前,中國經濟正處于從高速增長向高質量發展邁進的關鍵階段,山東新舊動能轉換也進入加速期,作為主力軍的國企,尤其是傳統國企,該怎樣應對新挑戰,實現高質量發展?

  

 

  11月2日到11月4日,由國務院國資委、山東省人民政府、新華社指導,國務院國資委新聞中心、山東省國資委、濟南市人民政府、經濟參考報社共同承辦的第三屆中國企業改革發展論壇在濟南舉行。借此契機,國資小新聯合中央媒體、山東媒體、國資委網站、國資報告開展了融媒體專訪,用5個同樣的問題,采訪了中國鹽業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、董事長李耀強、中國有色礦業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、董事長王彤宙、中國國新控股有限責任公司黨委書記、董事長周渝波、中國華錄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張黎明、中國西電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、董事長白忠泉5位央企負責人。

  面對“高質量發展”這個共同的課題,5位央企負責人給出了怎樣的回答?

  第一問:進入新時代,中國經濟由高速發展轉向高質量發展成為各界共識。對于所在企業而言,高質量發展的核心要義是什么?如何才能實現高質量發展,企業做了哪些卓有成效的探索?

  

 

  中國鹽業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、董事長李耀強

  李耀強:高質量發展應該是個大概念,內涵也很豐富。對企業來講至少有兩點:一是能夠提供出被消費者歡迎的、有價值的產品或者服務,能夠引導消費潮流。二是應該是高效率的,比過去高、比同行高。目前中鹽已經逐步穩固發展態勢,正在從高速發展向高質量發展轉變,效益比以前大大提高,2017年、2018年業績達到歷史最高水平,今年估計還會再創新高。

  王彤宙:高質量發展的要義,創新是第一動力,人才是第一資源。高質量的發展,第一要有人才基礎,第二要有創新。這應該是高質量發展的根本要義。

  對于企業來說,首先應該有戰略定力,這是保證持續發展的重要的基礎。第二是要補短板,中國有色正在通過資產證券化、成立了中央研究院和國際技術研發中心等一系列措施,補足技術創新和資本運作上的薄弱之處。

  周渝波:中國國新試點三年多來,在運營對象上,緊緊圍繞服務實體經濟,聚焦進入實體產業的國有資本,強調要以虛活實,而不是脫實向虛。始終把開展資本運營和落實國家戰略相結合,國家戰略明確的方向任務是什么,就從運營公司專業平臺的角度去推動落實。通過市場化、專業化資本運作,在服務國家戰略中促進國有經濟高質量發展、新舊動能有效轉換。

  在運營方式上,強調綜合性,突出五大板塊業務大協同、境內境外投資大布局、財務性持股為主和戰略性項目培育大統籌。在運營策略上,強調“五個守住”,即守住“資本+人才+技術”輕資產的運營模式、守住財務性持股為主、守住國新投資生態圈、守住產業鏈高端、守住關鍵核心技術“卡脖子”環節。在運營重點上,避免四面出擊,圍繞打造國新的投資生態圈,緊緊圍繞戰略性新興產業9個子領域進行創新驅動孵化;支持中國企業“走出去”,特別是參與共建“一帶一路”;深化國企改革,包括支持中央企業債轉股、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、股權多元化改革等。

  張黎明:企業建設百年老店有幾個要點。第一是把握住產業發展的方向,實行轉型升級;第二是必須把握住技術的發展方向,強化自主創新;第三,就是按照現代企業制度轉換體制機制。張黎明認為,一個企業的成績,就是給社會消費者帶來的印象,人家會問你這個企業是干什么的。最終華錄集團給社會帶來什么樣的形象呢?就是主營業務突出,創新能力較強,品牌優勢猛烈,經濟效益優良。

  白忠泉:中國西電地處西部,相對來說觀念落后、體制機制保守。從去年開始,在企業內部改革上,做了很大動作。

  第一是精簡結構,解決人浮于事的問題,總部去行政化,通過市場化競聘推出一大批年輕干部。

  第二是縮減各子公司的干部編制。首先從減領導干部開始,然后減部門,層層推進。優秀的年輕干部上前線,老同志做巡視、做參謀,充分調動大家的積極性。

  第三是按照市場需求做事業部改革,不但減少了內部的壓價競爭,同時加強了內部協同。

  還有內部大規模的干部交流。關鍵崗位三年必須換,領導干部超過九年必須動。通過輪換,大家感覺到了新的環境,整個士氣得到很大提升。

  第二問:如何看待企業體制機制改革與轉型高質量發展之間的關系?在新一輪國企改革中,企業取得了哪些顯著成效?下一步改革最重要的突破點是什么?

  李耀強:中鹽集團的改革成效包括:

  第一是戰略和發展理念上做調整。過去追求速度和規模,現在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聚焦主業,瘦身健體,員工數減少1萬多人,銷售額也比以前縮水1/3,但是效益大大提高。剝離非主業資產,僵尸企業破產、重組,避免了新的損失。

  第二是按照鹽業體制改革的要求,創新企業商業模式,重新構造行業新秩序。中鹽集團實現內整外合,同時對業務體系進行重塑,對鹽業價值鏈做提升。

  第三是穩步推進混改,為企業發展提供動力。

  

 

  中國有色礦業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、董事長王彤宙

  王彤宙:高質量發展要按新的發展理念,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,這個結構不只是產品結構,更重要的是整個社會經濟發展的思維結構、人力資源結構,技術結構、管理結構等。這些變革首先應該是從體制機制上破解,創造一個環境,這是高質量發展的前提和基礎。中國有色的改革舉措包括:

  一是適應新時代的發展要求,推進戰略升級,即做強資源、做大承包、做實貿易、做優資本、優先國際業務的發展,通過“三業協同、兩輪驅動、一個變革”推進整個企業的發展。

  二是按照依法治企的要求,推進現代國有企業制度的探索。一是按照兩個“一以貫之”的要求,落實黨組織“把方向,管大局,保落實”這個基本要求。夯實了黨委會、董事會、經營層的有效運營機制。建立了一整套按照現代企業制度要求的、按照市場化機制運行的行之有效的制度體系。二是以資本為紐帶,推進了建立投資管理、運營管理和考核體系的制度建設。三是以產權為主線,推進生產經營體系的制度建設。四是以人才為突破口,抓好三項制度改革,特別是推進從上到下的人才隊伍建設的改革,建立了市場化的選人用人制度體系。

  周渝波:當前形勢下要實現高質量發展,要保持戰略定力,要根據內外部的形勢發展變化,特別是一些重大的挑戰,采取切實有效措施,堅決守住不發生重大風險的底線。還要加快培育差異化競爭優勢,為更好實現高質量發展打好基礎、創造條件。下一步,為更好發揮運營公司在國有經濟高質量發展中的促進作用,中國國新將在三個方面繼續發力。

  首先,要在落實國家創新驅動戰略上繼續發力。中國國新這幾年的投資主要集中在新興產業和創新領域,在關鍵核心技術“卡脖子”環節,大概投了69個項目、金額超過1100億元。

  其次,要在支持服務中央企業全面深化改革繼續發力。中國國新做了大量探索,包括參與央企市場化債轉股、專業化整合、混改和股權多元化改革,面向央企提供保理、租賃等類金融服務,等等。今年4月,中國國新按照國資委部署,領頭設立國企改革雙百基金,推動落實“雙百行動”,重點就是支持有關央企和地方國企,圍繞“五突破一加強”全面深化改革,爭取取得實實在在的成績。

  第三,要在支持中國企業“走出去”方面繼續發力。中國國新這幾年境外投資了60多個項目、金額超過千億元,其中“一帶一路”項目占比超過三分之二,涉及20多個沿線國家和地區,成效顯著。

  張黎明:文化產業的特點是輕資產重人才,要發揮人的活力;而最影響人的活力的因素,就是體制機制的制約。國有企業在改革發展過程中,最重要的是三個體制三個機制。

  第一個體制是產權體制。華錄這些年毫不猶豫發展混合所有制,要讓經營者出得起錢,說得上話。華錄有兩家上市公司,一家上市公司是易華錄,注冊資本800萬,集團公司占65%,經營團隊占35%,現在市值到180億;華錄百納是做影視拍攝的,集團占50%,經營團隊占50%,從注冊資本1000萬發展到100多億。產權體制非常關鍵,通過產權體制的改革,必須把股東的活力要發揮出來。

  第二個體制就是管理體制。要把出資人的權力和經營者的權力劃分開來,真正把經營權交給董事會和經理層去實施,把經營者的活力發揮出來,特別是董監事。要培養中國的企業家,企業家就應該是企業經營和經營企業的專家。

  第三個體制是經營體制。對于企業,很重要的要解決同業競爭、重復經營的問題。華錄的各個子公司經營的是產業和服務,是產業的實體。相互補充才能把各個子公司的活力發揮出來。

  白忠泉:體制機制是企業發展的動力。所有的發展過程之變,主要就靠改革,應該把改革作為一個長期任務、永恒任務,不是喊一下改一下。中國西電目前是做的體制機制改革,下一步改革的突破點是做科技創新體制機制。以市場為導向,不能以專家自身需求為導向,也不能以領導干部自身的認識為導向,應該充分做市場調研。建立三級研究體系,從上至下按照市場化原則對接市場:頂層做戰略方向的研究、技術方向的研究;中層做產品開發研究,基層做產品的成本控制和工藝方面的研究,分工明確。今年年底前,對照“卡脖子”工程,中國西電要立出一大批項目來,作為重點攻關項目。

  第三問: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,要培育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。企業距離這一目標還有哪些短板,下一步將如何推進解決?

  李耀強:如果論規模,中鹽是世界第二,但和世界一流鹽業企業相比,差距體現在:第一是戰略管理能力,每一步做什么、未來做什么,世界一流企業的戰略管理很清晰;第二是跨國運營能力,比如世界第一大鹽業公司是K+S,母公司是在德國,但涵蓋了北美、歐洲,可以在更大范圍內配置資源;第三是價值創造能力。

  王彤宙:首先要和世界一流對標、和世界一流的企業來比,我們無論在管理上、技術上,還是在人才上,都有較大的差距。混改應該是企業改革的突破口,關鍵還是要從體制機制上去破解,不是一混就好,還是要看怎樣按照市場機制建立現代企業管理制度,真正推進這個改革。此外,改革的關鍵還是基礎管理,要能夠適應打造世界一流企業的目標。

  

 

  中國華錄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張黎明

  張黎明:對比分析了中美兩國文化企業的發展情況。文化產業主要是科技和文化融合發展。現在國家已經把文化作為國民經濟的支柱型產業,支柱型產業必須在GDP占5%以上,我國現在是90萬億的GDP,如果占5%以上,也就是4.5萬億,但是我們國家的整個文化產值與這個需求還有很大差距。我國文化企業規模太小,美國好萊塢一個迪士尼每年的銷售收入就500億美金,但是華錄作為中國文化的30強企業,實際上收入也不到100億,差距比較大。中國的文化產業發展還存在小、散,水平比較低的問題,從打造國際一流的文化企業角度,還有很大的差距。華錄要打造世界一流,要解決資本金相對不足的問題,要通過體制機制改革,充分發揮人的活力。

  白忠泉:分析認為,世界一流首先應該是產品一流、技術一流、人才一流、管理一流、效率一流。從產品來說,中國西電的產品質量性能、成本都是世界一流的。從技術來說,長遠發展來看,基礎研發功底和西門子、GE還有差距。從人才來說,國際化視野還不夠,對于現在的生產需求,基本可以勉強達標,但是要往前再走一步,人才狀況堪憂。從管理來說,依法治企還有很大差距,很多干部腦子里法的概念不清晰,法人治理結構不清晰,再聰明的企業領導,如果離開制度,你也走不遠。從效率、業績來說,差距更大。凈資產收益率比較差,資產的利用效率比較低。負債率39%,大量的現金是存銀行的,資金的充裕導致管理中必然會產生營收過高、庫存過高的問題。從結構來說,跟行業比還是很大的差距。對于上市公司,股價高才能高質量,中國西電現在股價跌破凈資產,說明資產效力是非常低的。

  中國西電在調整結構,內部的資產怎么發揮效率,是下一步發展的重要任務。同時真正要從傳統產業走出去,還是要跟新舊功能轉換結合。未來要發展多能互補的智能電網,由純粹的制造業發展成電力行業的服務者,滿足客戶需求,提高電網效能。

  第四問:當前國內外經濟形勢依然復雜嚴峻,國內經濟下行壓力較大。在此背景下,企業的各項經濟指標表現如何?未來的增長空間和動能來自哪里?

  李耀強:中鹽集團今年的經濟指標比去年同期有增長,但是明顯感覺增長幅度在放慢。未來向三個方面努力:第一要向改革要紅利,鹽業改革初期難免有些陣痛,但相信經過幾年的探索后,鹽業市場會形成一種新的格局,鹽業主體將變得更加合理、產業集中度更高、更加助力產品質量品種;第二是創新,鹽行業的很多資源是可以再利用的,我們用來儲存天然氣、探索空氣壓縮儲能,在產業化之后都是新的增長點;第三是向混改要動力,激發大家內生的活力動力,使大家更努力拼搏創新,更多著眼于長遠考慮。

  張黎明:華錄集團逆勢而長,今年收入和利潤均是穩步增長。其他企業在進行產業的轉型升級,而華錄是各個產業升級的助推者,市場很大。比如數字化,華錄推出了大數據產業,做大數據的基礎設施建設。華錄的光存儲技術在世界上都有核心競爭力的。還有數據安全問題,以及數據的開發利用問題。在城市產業數字化轉型過程中,華錄形成了自己的方案,存儲是基礎,安全是保證,應用是核心。華錄的“數據湖”,就是數字經濟時代的水利基礎設施建設。

  

 

  中國西電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、董事長白忠泉

  白忠泉:在改革當中,我們“拆廟”,提拔年輕干部、減員增效,做了一系列改革,到今年為止比去年取得了比較好的成效,今年1-9月份增長21.4%,收入增長了10%,利潤增長了36%,現在士氣比較高昂,大家覺得看到了前途和未來。

  第五問:山東是國企大省、工業大省。近期,山東提出了新舊動能轉換的發展目標,大力優化營商環境,推進國企“倒計時”改革。山東現在的營商環境怎么樣?山東新舊動能轉換的關鍵何在?在此過程中,有哪些合作機遇?如果給山東國企改革支招,有什么好的建議?

  李耀強:山東鹽業是很有潛力的,山東鹽業產量在全國是最大的,海洋面積很高。但是山東鹽業一定程度上存在分散的生產格局,未來還有很多改革發展的空間。

  王彤宙:山東是一個有色金屬的大省,在我們國家十種有色金屬里,山東產值接近16%。很多年以前山東就推出過關于有色金屬產業發展的新戰略,我建議山東在有色金屬領域的發展,能夠進一步從政策上、從投入上,也包括一些基礎設施的建設和產業的整合上,能夠加大支持力度。

  

 

  中國國新控股有限責任公司黨委書記、董事長周渝波

  周渝波:山東文化底蘊深厚,發展基礎很好,發展方向明確,打造新舊功能轉換試驗區進行了很多有益的探索,給中央企業提供了發展契機。下一步,中國國新會更加重視跟山東當地的合作對象進行對接,來尋找共同發展、推動新舊功能轉換的契機。新舊功能轉換,首先就是產業的轉型升級,產業怎么轉型?怎么升級?應該在創新驅動發展、國有企業改革上尋找突破口。

  張黎明:山東經濟比較雄厚,但是需要進行數字化轉型,使實體經濟得到提升。華錄在山東已經開始“數據湖”的建設。華錄的目標是以縣為基礎,以地區為節點,以省為統一單位來建設。

  白忠泉:改革開放初期山東是發展很好的,后來稍有緩慢。現在我覺得山東的發展意識又被喚醒了!這次來山東感觸很深,從省委省政府到市委市政府,發展改革的決心非常大。新一輪征程,山東會更好地發展!希望借山東發展的機會,加快中國西電在東部地區的布局和發展。

(責編:)

何光遠建議將甲醇作為新興能源納入國家能源體系

11月7日,全球汽車發展趨勢論壇-甲醇燃料產業經濟及汽車領域應用大會在上海舉行。會上,原機械工業部部長,工信部甲醇汽車試點工作專家組組長何光遠以“發展甲醇經濟,實現能源安全和環境友好”為主題發表演講。

福彩3d定位胆